陌街残影

【安雷】腿控骑士③

•安哥腿控属性注意避雷
•没啥爆点系列
•ooc哟

——————
  蔚蓝天边染上厚厚火烧云。夕阳困倦着落下,催人休息。海面更显平静,偶然海鸥振翅,划过天际。
  白天就这么过去了。
  再观沙滩,大多数人都回旅馆休息,所以也没有什么声响。
  “唔……”
  安迷修睁开了双眼。
  悠悠海风似有魔力般,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。眼前是被翻过的沙土,雕成了不知名的形状。
  时间不早,该回去了。
  收好东西,饮料还有一些,扔掉可惜,就带着边喝边走。
  就当他慢悠悠走回旅馆时,几波人就熙熙攘攘地出来了,手里拿着签子、抬着烤架、捧着食材。一时间又热闹了起来。
  什么情况……?
 
  “哟,你终于醒了啊。”熟悉的声音。
 
  人字拖重新找回了它的位置。眼前人的头巾被风吹捧着,无规则乱摆,衬的海盗更加张扬。雷狮瞟见他手里空空的杯子,有些惊讶地顿了一下。

  “你……喝完的?”他这么说。

  “嗯?对啊,不然呢。”话音未落,骑士终于想起了与眼前的人抢饮料,还有他抢先喝了的事。
  嗯??等等——嗯???
  脸微微一红。
  也许他本人都没注意,现在的骑士竟然那么纯情。
  雷狮原本是想先喝一口这样安迷修就不会再去喝了,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如他所愿。

  “哦对了,现在是要干什么?”
 
  听到安迷修傻乎乎的问题后,他也就不作多想。

  “沙滩烧烤啊,这都看不出来吗。”雷狮突然萌发了什么有趣的想法,晃了晃手里的啤酒,勾起嘴角对安迷修说:“机会难道,今晚不来拼酒吗。”
  下午睡了一大觉,正好没有倦意。但是他还不想酒精中毒……
 
“好。”

  停等等剧本拿错了吧我不是要拒绝的吗!?
  不知不觉中目光向老地方投去。安迷修摆手认命,潜意识明白雷狮露腿的机会确实难得,于是它告诉大脑,操控嘴巴应声答应。隔天不会再有白生生的腿路过了。
  雷狮身后是帮忙拿酒的卡米尔,一如既往的戴着帽子,投下一片阴影,眼睛微微一眯觉得事情不简单。那个骑士在“图谋”什么。
  摆好了东西,有些人已经自动形成一个小圈子。烧烤架上东西放好,火一开,滋啦滋啦,伴随着肉的香味袅袅飘出,很是诱人。
 
  今天安迷修依旧成功的混入了海盗团呢。

  “喂——!你不是那什么骑士吗,怎么会在这里?”这是佩利的声音,他一手拿着刚烤好的串,一手指着正开罐的安迷修。
  瞟一眼恶党,他咕噜咕噜仰头喝着酒,好像没有听到的样子。
 
  “你们老大叫我来拼酒的。”

  佩狗狗一脸兴奋,大大写着好啊好啊来比啊。
  然后被帕洛斯拍了头。

  “狗喝太多酒会猝死的。”

  “哈啊——!?你说谁是狗呢!!”

  “除了你还有谁。”

  然后俩人就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吵闹着,还在往嘴里塞东西。
  卡米尔坐在离烧烤架稍远一点的沙地上,手里拿着一杯芭菲,一勺一勺送入嘴中,与四周火热的气氛有些不搭。怕芭菲融化的卡米尔死死护住了手里的东西,背过身去。
  脱这福,暂时没有人关注拼酒的两位。
  烤串又被翻了一面,裸露的那面有些焦红,配合着鲜嫩的肉质与泌出的肉汁,简直令人垂涎三尺。香气袭来,雷狮迫不及待地抓起烤串。
  安迷修吃烧烤的次数不多,因为这十分不利于身体健康,但这里的烧烤实在诱人,雾腾腾勾诱着他的舌尖。
  美食加酒还有光溜溜的腿。
  安迷修看着雷狮,热气带起身体的温度,难耐的咽了下口水。收回目光,习惯性想去松领带,才发现自己没有领带也没有衬衫。
  啤酒罐与桌面的磕碰声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这是第几瓶?忘了。只知道连四周的声音都轻了很多。
  雷狮对安迷修露出游刃有余的表情。这与他泛红的脸与眼里迷离的雾气不符。
  他以为自己只停留在挑衅这一层面。而在安迷修看来,火光照着雷狮的侧颜,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,紫色星辰里倒映着自己,伸展的腿时不时与自己轻微摩擦,激起细细电流。
  一滴汗水顺着脖子流下,翻越过精致的锁骨。嘴唇被酒浸的晶亮,不经意间被舌头舔舐。
  安迷修也醉了,他向来怕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一旦喝醉,就会遵从本心,不计后果。所以他控酒,不任自己胡来。
 
 

  但是,安迷修现在想胡来了。

  靠近,再靠近,直到能感知到彼此的吐息。手不受控制地抚上了雷狮的小腿。雷狮没有躲闪。
  他的手有些冰凉,激起酥酥麻麻的电流。带些占有,带点温柔。也许酒精的作用吧,难耐。
  情感被催发,交融。
  安迷修的手贴着皮肤,缓缓下移,游过膝盖。
  撞进紫色海洋。在他的海域迷路。
  贴近,再贴近,直到唇齿负距离。

【啊啊,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。】

  这种事情,事到如今已经不再重要。他们需要彼此,他们互相了然,足够。
  舌头探进口腔,刮过贝齿,纠缠。他夺走了空气,继续深入。
  雷狮阖上眼,睫毛微颤,缺氧的感觉使他面色潮红,推不开,只能发出不清的呜咽。
  不知过了多久,安迷修终于放过了他,离开时扯开一线银丝。雷狮的嘴角还残留着津液,添些色气。

  “哈啊,安迷修……你……”
 
  手还在雷狮腿上,转移到了大腿,细细捏揉。雷狮是首次被如此的抚摸腿部,痒痒的,有些舒服。
  更加肆无忌惮地探寻到大腿内侧,雷狮轻哼一声,起了感觉。
  感觉到了安迷修注意力的方向,再结合之前的迷之视线和种种迹象。突然,雷狮得出来一个结论,邪邪地笑了起来。

  “安迷修——你该不会……”

  “是个腿控吧。”

——TBC——

❀关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|・ω・`)
    就随便看着玩玩吧:)

评论(4)

热度(8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