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街残影

【安雷】幽灵视角

◎死后“幽灵”设定
◎具体后期会解释(大概)
◎估计有OOC

00.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「参赛者安迷修 元力回收完毕」
 

  嗯——?……我死了吗?

01.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天空乌压压一片,灰黑色混合物中电光腾绕,雷鸣如野兽般低哑嘶吼着撞击耳膜。
  闪着蓝光的碎片翻转飘忽,烟袅似的散开于天极,最终化为星星点点碎砾消失殆尽。
  没人能看清创世神的面色,它是惋惜着的、还是哀伤着的、或是笑弄着?
  请告诉我吧,然后就能知道这一切只是个梦,掐自己一把回来后还是那个温柔的世界。
  很可惜,很可笑,哪怕头破血流,也无法从这个闷沉的梦境中挣脱。
  雷狮无力地坐在地上,遗憾没学过催眠术,又该怎么告诉自己现在眼前事物只是幻象。
  什么都真实地发生了。
  【海盗不会逃避。】
  在安迷修阖上眼后,在安迷修消散后,产生了一丝动摇。
 
  他没办法了。

  雷狮为什么伤痕累累,因为他从边缘挣出;雷狮为什么一言不发,因为他累了;雷狮为什么噙着珠水,因为他的骑士不见了。
  凹凸大赛已经进行到后期,这是个绝望的时期。空气里弥漫着浓浓血腥味,混杂黏糊,直冲鼻腔逼人呕吐。
  一片废墟残局里不止有雷狮一人,剩下的还有嘉德罗斯、格瑞、金等。也许远远的另一半边还有幸存者。
 
“大家都死了。”海盗团的各位。
 
  还有那个人。
  那个总是与自己争吵的烦人家伙、和那个嚷嚷中二骑士道的白痴、与那个啰嗦着照顾自己的老妈子、还有…………
 
  还有不顾一切挡在自己身前的、爱人。
 
  滚烫的泪珠砸在手背上,奇怪,雷狮这么强势的人竟然会哭?手里抓着的是什么?一条黑色的领带——
  距离雷狮离开还有三十分钟。

02.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安迷修觉得这一切都那么不真实。
  明明不久前和他的海盗还在打打闹闹,再睁眼已经倒在了地上,躺在血泊里。面前是恶党的从未见过的表情。
 
【真是,你那什么表情……】
 
  嗓子一片恶心,他说不出口。
 
  “安迷修……”
 
【我在。】他说不出口。
 
  身体一阵轻,他终于意识到了。
  没办法再陪伴雷狮了。

03.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夜晚,繁星隐匿,世界披上了噩梦般的黑色斗篷。远处传来各种兽类的哑吼,尖锐如箭扎入心脏。
  雷狮把自己摔在床上,也不顾脏乱的衣服,就趴着,不动。
  床上隐约还有安迷修的味道,这让他安心,大概吧。
  迷迷糊糊阖上了眼,坠入一片黑暗。这算梦吗?大概是一个惩罚吧。
  四周漆黑一片,唯能看见自己,雷狮试着发声,声音水波般向周边扩散,空空洞洞。无助、闷涩、孤独……仿佛被巨大黑洞吞噬,让人不寒而栗。梦中雷狮控制不住自己,一味往前跑,似乎在寻找什么,直到精疲力竭也停不下脚步。恍惚间一抹熟悉的人影出现,勾起嘴角对自己笑,雷狮急忙伸出手,指尖几乎相触却被血刃阻断,霎时间血色模糊一片,心脏猛地紧缩,情绪爆裂炸开。
  于是不知过了多久,四周又是无涯的黑暗。

 

【你想要见到他吗——?】

  下坠感使雷狮一下子睁开了眼,床单已经被汗水浸湿一片,衣服粘腻地贴在身上。
  他猛地一下坐起,一阵晕眩袭来使他抚住额头。急急忙忙喘气,心脏扑腾扑腾跳地飞快。
  大概是拜睡姿所赐,雷狮全身都有些酸痛。

  啧。
 
  真是糟透了。

04.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夜还在,睡意已无。雷狮揉了揉太阳穴,去洗了个澡整理好,习惯性地去冰箱里取啤酒喝。

  【恶党你又要喝酒了?!……”】

  “唉蠢骑士你很烦诶——”

  转过身去,却没有发现那张欠揍的脸。
  对了,他已经不在了。

  啊,那我在干嘛呢。

  自嘲地摇了摇头,取啤酒的手顿了一下,还是拿了出来。
  老子干嘛要为一个白痴动摇啊!!?
  发泄般拳头向冰箱上一砸,当然传来的只有顿顿的痛感。
  海盗还是海盗,不会因为一个骑士的离开而变成好好先生。日子还该苟且地过,该打的还是得打,该死的迟早要死。
  踩着重步子走到室外,混沌的空气消失了不少,天空稍稍明了些,大概野兽也吼累了,躲在哪里修养喉咙。此刻天上挂上稀稀落落的星子,忽闪忽暗,像极了神的窥视。
  雷狮在带些潮的草地上躺下,湿漉漉的空气钻入鼻腔,捎来整个肺都被洗涤般的清爽。内心平静了不少,雷狮熟练地开罐,灌下一大口。冰凉仍存,掺进了发生的不少事。
  时间挺短,失去不少。
  如果有机会,真想把创世神拽下来揍一顿。
  要命的破比赛。
  还有安迷修——
  又想到了他,雷狮的舌根一苦,咂咂舌。
  空罐随意被抛在一边。雷狮双臂枕住头,回瞪着星星。也是这样的某天夜里,星子还要多一点,他和他说,向流星许愿的话,愿望会成真的哦。
  当时雷狮是怎么回答的?有这闲工夫迷信还不如把排名搞搞上去。大概是这样。
  很巧的一道明星划破寂空,安迷修赶紧闭眼许愿,雷狮喝着啤酒笑他傻。

  跟现在一样呢,只不过少了个傻子。

  上天最喜欢来个上下文呼应,好巧不巧,划过一颗流星,拖着它的长尾巴,无目的地冲刺。
  鬼使神差地,雷狮闭上了眼。

  【想要见到他。】

05.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创世神是慈悲的、善良的、随和的。
  当初雷狮听到这话时,没说什么,然后拿出雷神之锤,给那传教士来了个电击全套疗程。
  大白天说瞎话。
  现在,他知道了,这句唬人的话,是真的。

06.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他就坐在他身侧,湖青对上绛紫。
  很熟悉很熟悉,与以往一模一样,除了半透明的身体。
  不知怎么的,雷狮的眼角有些发红。

——TBC——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