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街残影

【安雷】狩猎者(壹)

※失足皇子(?)&流浪骑士
※15岁的雷狮 19岁的安
※OOC 有私设有秘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雷狮,你是要继承王位的人。”

  王位?那种鬼东西我才不要。

  这天雷狮十五岁,作为雷王国三皇子却早早被任命为继承人。近近远远都在议论,估计皇兄意见挺大。

  不过也都无所谓。

  肃穆的殿堂,看不清表情的国王,威严的大臣。偌大的空间却让雷狮有些喘不过气。国王亲自为他披上红色披风,正正地带上皇冠。
  可以的话雷狮真想当场摔裂皇冠,撕碎披风——有什么办法呢,现在他才是被禁锢的那位。

  就像狩猎者和猎物。

  猎物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翻盘。

 
  绛紫色眼眸中流光滑淌。
 
  我迟早要离开这个破地方。

  一些近臣耐不住心,仪式散后各个询问国王。为何选了他?国王微微一笑,仿佛问题早在他脑海里翻过无数遍,不紧不慢:

  他拥有庞大的欲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不久后,国王安排雷狮跟狩猎者们一起去郊外狩猎。听到这个消息,雷狮默默翻了个白眼。
  狩猎者不仅仅是字面上的猎人,还是被国王认可的将士,战斗力很高声望也远,被器重的大臣们大多都是狩猎者。
  国王一向用实力判人。
  而雷狮在皇宫里大多都学各种技艺,纸上谈兵,区区防身术仅在掌握的程度。跟狩猎者出去就像level 1 的新人攻打魔王城一般。
  怎么?国王开始嫌他武力值低啦?
  兄长和卡米尔学习的武术要比他多,同时雷狮附加的政治等课程都按国王的想法来,治国首位?但这就不想父王的作风了。
 
  那为什么不让他学习武术?
 
  又是这样,雷狮总看不透父王的想法。他胡乱抓了几把头发,心烦。
  倚在窗边,清新的风卷着花香袭来,瞬间舒服不少。伸手够蓝天,遥不可及。

  他渴望自由。

  忽然间脑中闪过一个想法,他邪邪地笑了。

  “狩猎?这是个绝好的机会。”

  卡米尔是与雷狮最亲近的人。由于是私生子在皇宫里不怎么受待见,唯有雷狮处处维护他并给予关心。因此卡米尔对他十分忠心。
  这几天卡米尔自然是看出了雷狮的异样,而雷狮因为对他信任也就不作隐瞒,把计划告诉了他。
  当卡米尔知道雷狮打算永远离开这里后,没有惊讶,没有劝阻,没有挽留。
  大哥的骨子他还不清楚吗?如此小的笼子是关不住的。只是有些担心他走后能不能好好活下去,自己今后的处境,当然最多的还有不舍。
  斟酌沉默后。

  “那个,大哥——我跟你一起走吧。”

  雷狮一愣。的确,他走后卡米尔一个人肯定不好过,但是外面实在太危险,自己都没什么把握,卡米尔才十二岁……
  考虑过后,雷狮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,还是回拒了。虽然早就有些料到了,但卡米尔脸上还是闪过一丝失措。
  各种关照言语投来,拗不过卡米尔,最终答应稳定后保持通信,虽然比较危险。
 

  预订的日子终于来临。
  天气、阳光正正好好。
  携上卡米尔准备的一些东西,道了别,在全城人的注目下,雷狮戴着皇冠——这是国王的要求,骑上马,随着部队启程。
  一处卡米尔的眼神晦暗不明,他不能再追随他了。只好在暗处祈祷,祝福雷狮。第一封信怎么写都规划好了。
  相比较,雷狮很愉悦,倒是没有太大的留恋,快点,再快点,去寻找属于他的星辰大海。
 

  上下起伏间,不知不觉已经到达了森林,这里就是狩猎场。
  狩猎者都骑着马,把他们的皇子护在中间。与其说是让他来狩猎,不如说只是感受一下。好像被看轻了,很不爽。
 
  到头来哪里都是束缚。
 
  突然一旁响起野兽嘶鸣,狩猎者们马上拔出武器,马儿扯开腿冲向前。一只熊吼着扑来,利爪被挡下,刀影一挥头被砍下。
  雷狮简直看呆了,除了稍有的恐惧外还有莫名的刺激感。
  随着深度野兽慢慢增多,队伍不停跑着,马的震动强烈到能把人抖下去。雷狮勉强维持住平衡。风鞭挞脸颊,生疼。
  也不知怎么的,野兽越来越多,都像被什么吸引一般扑过来,吼叫声刺破耳膜。雷狮周围的狩猎者围住他,将重重的攻击逐一瓦解击破。好多次有惊无险。

  “奇怪,今天野兽怎么这么疯……!”

  马儿们不得已停下,狩猎者认真专注地进行攻防,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!
  当野兽被击退了一圈,狩猎者们也出了不少汗。

  机会来了!

  雷狮用力一蹬,脚直向马肚子上踹去。结果便是一阵鸣啼,马的上身不断上仰前蹄乱踢,接着箭步往前冲。幸好雷狮死死握着缰绳不然就摔下去了。
  马向前飞奔,力度速度几乎能劈开路来。狩猎者没有料到马的突然失控,都前去想保护三皇子,但是马尾巴甩着甩着就没了影。他们急切驾马追去但野兽成了拦路虎。疲于对付来不及突围。

  终于离开还以为可以松口气,身下的马却像发了疯般不听使唤。感觉不妙向下一看,防身用的剑不知何时褪了鞘,有一没一地扎着马身。
 
  完蛋。

  急忙把剑收好却已经于事无补。这下生死看上苍了,不知道这马要跑到哪去。胃里泛起一阵恶心,五脏六腑都要被甩出来了,绝不夸张。
  郁密的森林快到尽头了,光亮愈来愈强,曙光一般,宛然希望的稻草。
  谁知路面更加崎岖,马蹄倏地一拐,失重感窜来。一惊,雷狮一个没注意就摔了下去。马长啸一声,也不住倒下。
  石子路的质感可不是开玩笑的,雷狮背部着地,骨头简直要被磕碎。皇冠脱离,与地面碰撞发出清脆声响。
  疼痛只在一瞬间,因为接下来就没有地面了!
  是巧,这里断壁悬崖。

  地面离他越来越远,伸长手臂什么也抓不住。
  上天真爱开玩笑,悬崖落马这种事都能附加在雷狮身上。风的阻力托不起身体。
  身体向下坠落。
  都说死前人眼前会出现走马灯一样的东西回顾一生,但是雷狮眼前什么都没有,新生婴儿般空白。

  这就是我的结局吗?真不甘心啊……

  这是雷狮失去意识前脑内响起的最后一句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安迷修像往日那样抱着衣服去瀑布边洗。今天可是难得的好天气呢。
  凝望着蔚蓝天空,感叹着平静的生活。然而在天边浮现一丝乌云时,他不自觉皱了皱好看的眉。
  没太在意,哼着小曲按熟悉的路走去。老地方听见瀑布的巨大声响,美妙的远景。
 
  诶,那块石头原来有那么不规则吗?

  眯了眯眼看清,那不是一个人吗!!?

  衣服先丢一边,迈开腿就加速跑过去。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,莫非……!?
  也不管水淹没了裤子,湍急的水差点把他冲走。艰难地移步到那块大石头边,他看到一个少年趴在上面,衣服破破烂烂浑身都是血。血肉模糊的背部还在被水流冲刷。
  这场景吓了安迷修一大跳。凑近感知到了微弱的气息,太好了至少还活着!不过得快点了。
  顾及到少年的伤也不敢太大动作,将其胳膊捞起手环上腰,再用另一只手托起双腿。管它公主抱还是什么,总之搂着赶紧上岸,
 
  ——变天了。
 

——TBC——
 

评论(1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