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街残影

【安雷】狩猎者 (贰)

※失足皇子&流浪骑士
※15岁的雷狮 19岁的安
※有OOC有秘密

——————

  拔凉拔凉的身躯,温度实在低的吓人。
  上岸时安迷修的衣服已经磁铁般吸附在身上,很不舒服。但这些没能引起他的注意,抱着雷狮喘着粗气向屋子跑去。水啪嗒滴落沿着所经路线留痕。
 
  没有手开门就干脆用脚,随着“吱吖——”声,安迷修来到卧室将他小心翼翼地安放在床上。
  抹抹额头的汗,手背沾染上密密麻麻的水珠。
  床单因雷狮的缘故湿了一大片,安迷修望着雷狮,显得有些手足无措。
 
  不能一直湿着吧,先把衣服换了……?

  打开衣柜,清一色的几件白衬衫。尺寸都是自己的,现在也只能将就将就了。
  拿出一件放在床上,他将雷狮稍稍扶起,便去解开扣子。怕碰到伤口只好放慢速度。
  衣服都被脱完了,露出了白皙但伤痕累累的皮肤。看着身体安迷修悄悄脸红,同时十分怜惜。
 
  好好的人怎么会弄成这样!?

  伤口不能大面积接触水,于是放弃给他洗澡的念头,拿来几块干净的布仔细擦拭,尽量避开伤口。
  等身体差不多都干了,就给雷狮套上衬衫。接着检查了下其它部位,基本的检验安迷修还是学习过的,那是他不得不来到这里前的事了。
  情况实在不太好,先不说人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,单皮肉伤就要花很长时间痊愈,况且……腰部骨折。
  转过头去打了个喷嚏,安迷修觉得他再不弄弄自己就要感冒了。于是轻轻给雷狮盖上被子,到浴室洗了个澡换掉衣服。顺便把医药箱坑了出来。
  看了下保质期后,给雷狮的伤口涂上,用绷带绑好。考虑到骨折的部位,安迷修找了找相关书籍然后在雷狮腰下垫了个小枕头。
  忙完后窗外已是一片漆黑。床上的人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,但呼吸平稳了许多。
  目光随着雷狮精致的面庞细细描绘。他在想象紧闭的眼皮底下藏着怎样的宝石。
  天空没有星星,风儿间或敲打窗户。
  眯眼张口打个哈欠,捶捶手臂。
  单人床可以勉强挤下两个人,但牵扯到他的伤就不好了。只能就地为营。
  不知从哪找来毯子和薄被,叹口气,真是“怀旧”风格。
  树林里唯一的光亮也歇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安迷修被一声巨响的雷吵醒。
  揉揉惺忪的眼睛,上天还真是不肯放过人啊。
  风雨嚣张,乌云密布。硕大的雨点简直能把窗户戳穿。
 
  轰隆隆——

  借着闪电的光,才发现床上的人在轻微颤抖。安迷修一阵欣喜,他终于醒了?但为什么在颤抖?
  掀开薄被起来,那位少年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,唯有露出些许头发。传出低微的呜咽。
  安迷修皱皱眉,不禁有些担心。不顾礼不礼貌,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得拉开被子看一看。
  他似乎非常难受,好看的眉扭作一团,额头上薄汗沁出,呼出的气温度高得灼人。
  慌忙探了探他的额头,似火焰蔓延到手上。
  也对,被水冲了那么久不发烧才怪。

  现在喂他吃药也吃不下去吧……

  啊啊怎么办——??

  总之先拿冷毛巾降降温?

  冰冰凉凉的触感刺激地雷狮微微睁开了眼,即使只通过闪电的光看见,安迷修发誓这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最美的眼睛。
  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。
 
  “……冷。”

  迷迷糊糊吐出了一个字,雷狮觉得自己实在太无能了,也不管眼前这个从没见过的人。其实说冷也不准确,冰山与岩浆里徘徊,晕乎乎只想与床融为一体。意识渐渐被睡意消磨,朦胧间感觉手擅自动了起来。

  安迷修听后一愣,原来发烧会感觉冷吗?

  给他盖上自己的薄被后,情况也不见得好转。此时安迷修有些焦头烂额。
  刚想再去找点什么,衣角似乎被勾住了?回头,是一只手抓了衣角,紧紧的。硬拽回来肯定不对。这下……

  只有一个办法了。

  雷狮感到旁边一塌,手自然松开,努力睁眼发现那个人钻进了被子里!?以前哪有过人跟自己睡一起?再加上这是个陌生人,本能地抗拒他的接近。
  毫无是自己抓住他的意识。
  没想到他的抗拒,十分尴尬。诶是你拉我的!
  好巧不巧,外面一声惊雷,雷声挑断了雷狮的弦,身体战栗剧烈了起来,有些事从脑底掘出来。下意识就朝热源靠去。
  安迷修也被雷响吓了一跳,但在发现少年钻到自己怀里时又吓了一跳。身体抖的不像话。

  难道是怕打雷吗?

  一阵黑暗过后,雷狮看见不远处有他的母亲。
  一向高贵温婉的母亲被迫跪在一个狩猎者面前,那人面露奸笑,手里拿着锃亮的大刀。而雷狮被另一个狩猎者抓着,动弹不得。嗓子眼似被高高吊起,恐惧潮水般涌来,驱使雷狮用力挣脱。
  结果是一样的,即使伸长手去够,依然什么也抓不到。造化弄人吧,凭什么他要承受这些?悲剧主人公般,狼狈不堪。
  乌压压的云夹着水滴。
 
  住手!不……不要!!

  他嘶声力竭却没有声音发出,怔怔任雨拍打。
 
  天雷砸下,刀光闪过,血花四溅。

  是噩梦吗?为什么醒不过来……
 
 

  ——好暖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黑色终于褪去,晨光笼罩在雷狮脸上,
  挣扎了一会儿才睁开眼,马上就看见了一张放大的面孔。雷狮差点没反应过来。
 
  然后雷狮就硬是手脚并用把他推了下去。果不其然撕扯到伤口,钻心的疼痛啃食。
  天,怎么这么疼!?

  “咚——”

  可想而知,可怜的骑士折腾了一天后被小祖宗忘恩负义了。
  毫无征兆,直接摔醒连呆毛都萎了。

  “啊疼疼疼……你干什么啊!?”

  但在看到雷狮也疼的龇牙咧嘴后很不厚道地发出“噗——”的一声。
  雷狮还没发表什么,安迷修就起身去摸他的额头。感觉温度还算正常后松了口气。

  “……滚。”

  这还真是典型的吃力不讨好。

  “明明是你昨晚拉我还钻我怀里的……”

  “……”隐隐约约想起来,雷狮恨不得给自己一拳,刺猬肚子被人看见可是相当危险的。对安迷修的印象迷之降了一档。

  又羞又愤的样子好像还挺可爱的?
  安迷修被那双绛紫色的眼眸吸引住了。那里蕴藏着不尽星辰大海,近在咫尺又高不可及。无数个孤独的夜晚,抬头仰望,稀落的星太孤僻,他喜欢无穷星海相映成辉。

  某人的肚子很不合时宜地大肆叫嚣,使得脸上的红色加深了一层。
  安迷修憋住笑,将自己快速收拾好后去厨房挥厨舞具。
  想动不能动的感觉很痛苦,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,变成这样也无可厚非。反正没有别处可去,伤好之前暂时留在这里观察一下吧。
  穿着他的衣服,可以闻到淡淡的苹果清香,比狩猎者身上的野蛮糟味好多了。
  过了一阵,从厨房漫来一股香味,直晃晃勾引雷狮空了一天的胃。
  安迷修端着盘子走过来,拿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。舀了一勺就往雷狮嘴边送。解锁了雷狮的一记眼刀。

  “嗯?是觉得太烫了?”安迷修收回勺子吹了吹,“呃……没毒。”
 
 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。

  “我还没残谢谢。”

    没好气的拿过盘子就吃了起来。味道意外的好吃,虽然看上去不咋地。大概是饿久了,一口一口嚼着停不下来。
  讶于他算得上流畅的动作,眼睁睁看着盘子里的饭菜越来越少。瞅瞅绑着绷带的手,替他疼了一下。
 
  真是要强。
 
  目光回到雷狮的脸上,就算贴着创口贴还是很好看。
  吃饭被人盯着不见得多么自在,这下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。

  “你叫什么?”

  “……雷狮。”吃着别人的饭,也懒得计较。

  “雷狮吗?我叫安迷修,你也可以叫我最后的骑士——”自带四角小星星,并自认为非常绅士地笑了笑。
  差点一口饭没喷出来,咳了两声咽下去,“……你可别真是个傻子吧。”

 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恶心帅吗,哦长见识了。

  接下来安迷修像要抄家底般一大连串问题轰过来,但在问到他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时,雷狮偏过头默不作声,眼里的光闪动。视线投向窗外簌簌落叶,静寂。

 


  “我从东土大唐来,去往西天取经。”

——TBC——
 
 
 
 

评论

热度(14)